[F1专栏]将危机化为转机

  2020-06-09 点击量: 828 点赞818

前美国总统甘乃迪有一句名言:「危机即代表危险与机会」,在FIA不断推动透过各式规则改变以缩减F1参赛预算的大趋势下,许多过去的F1引擎工程师与供应商(例如Cosworth与Asiatech)都失去饭碗。不过一些有远见的顶尖工程师却将逆境转化为机会,他们有望在2009年之后的F1赛道内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!

[F1专栏]将危机化为转机随着新的引擎冻结条款出台(三年内不得研发新引擎),许多引擎研发团队被迫解散或缩编
2008年将是新版Concorde Aggrement协定实施的第一季,在与GPMA达成共识、移除了改革道路上最沈重的一块石头后,2008-2012年科技规则变化的蓝图已经出台。FIA主席Max Mosley的既定政策是鼓励未来F1科技发展将朝着低成本并与民用车相关的方向前进,同时保留比赛刺激程度。关键规则的导入时间包括2007年开始冻结引擎改良、2009年导入煞车能量回收/ Hybrid油电混合动力系统、2010年使用引擎余热回收技术。

[F1专栏]将危机化为转机在F1之外的其他赛车领域,第三方供应商(Third party supplier)十分常见
在过去的年代,F1车队与引擎供应商经常为了比对手多出区区10匹马力的动力输出优势而投入数百万美金的研发资源,更造就不少顶尖工程师的就业机会。但随着新的引擎冻结条款出台(三年内不得研发新引擎),许多引擎研发团队被迫解散或缩编,研发工程师部分被调职他处,另一些却失业而不得不另起炉灶。过去隶属于Renault F1车队引擎研发团队的两名工程师Jon Hilton和Doug Cross就是其中之一,不过2009年开始实施的F1科技新规则却替这些工程师们创造机会向F1车队出售科技成果。Jon Hilton和Doug Cross共同创力的「Flybrid Systems」公司目标是设计和研发F1赛车使用的煞车能量回收系统,以便应用在2009年以后的F1赛事中。这家公司预计在今年年底推出一套概念系统。Jon Hilton于1991年从Rolls-Royce飞机引擎部门跳槽至Cosworth,开启了他在赛车领域的职业生涯,最终他升任Cosworth首席F1工程师、但在1998年跳槽到TWR Arrows F1车队参与引擎研发,在Arrows F1车队宣布破产后,他在2003年加入Renault车队F1引擎研发部门至今。

[F1专栏]将危机化为转机大扭力动力分配器是混合动力系统研发的关键技术
不可否认、「油电混合动力」(Hybrid)系统的效率已经比现有汽油引擎车型高出30%,随着油价逐渐高涨(有人甚至预言可到100美元/桶的天价)与美国加州州政府的ZEV零排放车辆推动计画,预估2010年北美市场油电混合动力车辆市佔率可突破10%的门槛。但是在现有的技术架构下、仍有混合动力系统的能量回收效率不少进步空间。包括由碳与有机电解质组成,理论上可以几乎无限次(充放电循环超过数百万次)地被充电和被释放、其寿命是普通电池数十倍的超级电容(Ultracapacitor)与适用于大扭力情况的动力分配器(Power Spliter)被视为是混合动力车辆突破性能的关键性技术,也是最有可能导入F1赛车的应用科技。

在F1之外的其他赛车领域,第三方供应商(Third party supplier)十分常见,例如过去Champcar系列赛参赛队伍可选择花钱购买包括Honda的引擎、Reynard或LOLA的车身以及Firestone的轮胎,可说是只要有钱就可以买齐一切所需装备。受限于旧版Concorde Aggrement协定,每支F1队伍都必须包办整台车的研发设计而不能共享资源。预料在FIA主席Max Mosley持续推动F1参赛队伍提高使用标準化零件(如ECU)比例的大趋势下,F1赛坛内的第三方供应商数目将显着增加,这些第三方供应商所研发的技术还有望导入民用车领域,未来可望造成F1车队、第三方供应商与民用消费者三赢的局面!

相关推荐

精彩文章